【世間】遷徙之一 by caterpillar | CodeData
top

【世間】遷徙之一

分享:
tags: 世間

我仍記得第一次上台北的時候,是那颱風登陸的夜晚,對於一個在南部長大、沒到過台北的小孩,感覺台北很遠,我跟幾個考上中部學校的高中同學,買了復興號的夜車車票,幾乎每一站都有停,中間還一度停駛,迷迷糊糊地聽到好像是某段鐵路因落石阻斷,在昏沉與走走停停中,同學在中部下了車,留下我獨自繼續往台北前進 …

我不記得那天上車是幾點了,但到台北時已是隔天清晨五點半,走出車站,我手裏提著兩個包包,等著同學騎車來接我,一路上,只見殘葉落木,以及到處飛揚的垃圾 …

我的第一次遷徙,是兩個包包(其中一包是棉被)…

回想起來,從畢業後到現在,已經搬了好多次 … 好像,每一次搬家,都是一個重大的轉變 …

大一時玩得很瘋,狂歡到天明是常有的,床邊的噁吐物,只是夜裏荒唐酒精偶然的成品,在這樣的生活中,不足以顧及課業是自然的事,大一下最後一科希望被教授宣佈必當時,一整瓶的竹葉青就這麼在當天被我一飲而盡,在廁所裏頹廢的打破眼鏡,在友人的床上神智不清的嘔吐了一身 …

我竟然後來還很假裝沒事的,把暑期營隊帶完…還在最後車子離開前跟大家說「有緣再見面」 … 這算是在耍帥嗎?

收拾了一些行李,回到南部坐在補習班準備重考的第一天,下課後很不是滋味的在公共電話中打給我同學…同學竟然跟我說,教授讓我過了(當年沒有手機,我也沒有象徵忙人的 B.B. Call,他沒辦法第一時間通知我),我很感謝那位教授,即使我從來沒真正回去當面謝謝過他 …

不過,後來雖有心於課業一些了,除了一些電腦資訊類的課程之外,我的學業仍是表現平平,電路、電子、電機…只要有「電」開頭的課業,依舊是低空或迫降通過,或許是因為這樣,摸電腦慢慢成了我逃避「電 X」課程的壓力出口,在出社會之後,我常跟我老婆說,我的成績單很有特色,一看就知道我的人格特質與興趣是什麼,該怎麼說呢?其實我的落點預測應該是資訊工程系,不過偏偏讓我吊車尾上了電機系,是說,我在這之前也沒碰過幾次電腦,最多就是高中那幾堂 BASIC 的課,也搞不清楚資訊工程系要幹嘛就是了 … XD

是興趣使然,還是沒有天分,我也不甚清楚,為了弄清楚,我延畢了一年(有人說是懦夫?)專心在準備電子電機研究所的課程,專心在準備以前不拿手的科目,老實說,我覺得後來表現得還不錯,知道認真努力,還是可以搞清楚以前搞不清楚的東西,雖然後來只有備取,但我覺得夠了…

離開學校前,我只記得一個畫面,我用力抱起一床睡了四年的棉被,因為舊了老了,所以準備丟了,我女友(後來的老婆)哭了,他覺得我抱得很不捨 …

我終究是不擅考試,沒有考上預官(這以後有空再來寫篇),只好去當大頭兵。當兵雖然有許多回憶,然而大部份都淡忘了,只記得幾個最鮮明的記憶,像是 2-4 哨的每個夜裏,我反覆地思考未來,我現在偶而還是會夢到當兵,經常都是跟夜哨有關的情景 .. 入伍時,只有一個包包,退伍時還是一個包包 …

我順從了大學成績單上展現的人格特質,決定走向資訊這條路,反正起步比人慢,就跑得比人快一點就好了,在高雄先工作了一年多,後來拖著一個大行李到了上海,我先是到了上海南邊,我記得的景色是陰雨綿綿,我一個人騎著腳踏車,在寒風細雨中前進,那種景色跟台北很像,溼泠而令人不舒服,心裏咒罵著自己,為什麼我會來到這裏,我想念溫暖的高雄,想念太陽 …

我從上海南邊搬到了北邊,中間又換了一次房子,搬家時有件很奇怪的事,就是你明明覺得東西沒很多,但在你整理行李時,東西就會一個一個冒出來,你搞不清楚這堆東西,以前到底都是藏在那邊?一點也不佔空間地不引起你的注意,等到搬家時再一個一個冒出來煩你 …

我們從上海回到了高雄,中間變賣了很多家當(電器居多,因為電壓不同),用紙箱寄了一堆書(好幾箱都是程式設計相關的)、衣服回台灣,其中一個箱子還被海關扯個稀巴爛,看到那個海關給的麻布袋,亂塞了一堆原本該在箱子中的東西,猛看像是垃圾一樣(連扯爛的箱子也放進去了),我只能說,海關蠻負責的 …

再次隻身帶著兩個包包,又來到了台北號稱 10 坪左右的套房(目測應該是唬爛的),這一次,東西多了點,棉被、書、一定會用到的檯燈等小電器,當然,這不包括在那兩個包包中,那些是用宅急便先寄上來的,這至少讓我輕鬆些 …

不久,我老婆也在台北找了工作,上來跟我會合不久後,我們從上個租屋的地方換到另一個租屋的地方,上一個租屋的地方因為急著找,所以價格上沒太大的空間去比較,因此租貴了,重點是他電費還比人家每度多兩元,我覺得這不誠實,還有他的水管停個兩天不用,流出來就滿是黃褐色的銹水,因此我們搬家了,搬到五百公尺外的另一間更小的套房 …

我們搬家都是自己搬,兩人搬家公司,所以,每次搬家時,那些小東西就會一個一個冒出來,宣示它們的存在,這實在是一件很煩的事,它們平常為什麼好像不佔空間的躲在那?

老婆懷孕了,即將生產,所以,接下來,我們又得搬家了,原來的房間是小套房,不可能讓你一家三口窩進去的,我們又開始整理東西了,把一些小東西先整理出來,確認不用的先寄回高雄去,它們還是很煩人 …

這麼多年以來,一直沒辦法有個安定的感覺,一直到現在也就習慣了,我總說這是隨波逐流,不過最近看到一個比較威的說法叫「順勢隨緣」… XD

看看過去,除了學校宿舍之外,每個地方幾乎都住不到一年,其實,再次到台北時,就是覺得會如此,選擇租住小套房,就是因為這種不安定的感覺,小套房的大型家電都是房東的,這樣搬家時就不用煩惱如何處理它們,因為不安定,我根本不想牽市內電話,網路也是房東的,後來,我把網路退掉了,改用 3G 無線上網,至少這樣多了一件可以帶著走的東西…

下一次的遷徙又會是什麼時候呢?當時的我不知道!這麼多年來,不斷地遷徙,到底自己有沒有什麼成長?好像有又好像沒有,只是在遷徙再發生時,那種原鄉渴望安定的感覺,一次比一次來的強烈,我需要的是怎樣的安定?或是如何的未來?總會讓我一再思考,但又沒有答案,或有但又模糊,變動應該是有促進一些成長或思考,只不過總有些痛苦或掙扎 …

當時的我感受到有兩個靈魂,一個安定,一個變動;一個單純,一個複雜;一個希望成長,一個又甘於平凡,相互碰撞 … 但那是當時了,距離現在又已經六年多了,遷徙並沒有就此結束,過程還增加了一些驚悚 …

分享:
按讚!加入 CodeData Facebook 粉絲群

相關文章

留言

留言請先。還沒帳號註冊也可以使用FacebookGoogle+登錄留言

熱門論壇文章

熱門技術文章